当前位置: 主页 > 阅读资讯 >
建业足球25周年之副总裁闵闵 守护河南足球的堡
2019-08-21 17:12 来源:电子游艺大全—官方授权!

胡总与队员一起庆祝胜利

  稿件来源:原创: 闵闵 建业月刊 公众号

  “

  养一支球队,定是要有气吞山河的勇气。现在想来,个中辛酸如此珍贵,他们就是一面旗帜,护旗手无论风吹雨打,始终守护着河南足球的至上堡垒。

  “

  闵闵

  诗人、编剧

  建业地产副总裁、建业文旅总经理

  《建业》月刊创始总编

  链接:电影小镇即将开场

  我是一个有着二十二年球龄的“伪球迷”。

  我可以分清前锋与守门员,却不知道后卫是什么,后腰是什么。我能理解教练的呐喊,却不知道他会做出怎样的战术调整。然而,对于一个伪球迷的我来说,所有对足球的了解与热爱,都源自这个已经 25 岁的名叫河南建业的足球队。

  我没追过世界杯,也不了解欧冠,甚至也说不出几个球星的全名。但是,始终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在牵引着我,让我每每被建业足球所触动。在这二十几年中,我关注着建业足球队的每一条消息,它赢了,我笑;它输了,我哭;它被“黑”了,我倾尽全力为他辩护。

  每一场比赛,即便无法到达赛场,我也要第一时间知道结果。与此同时的林林总总都在我对建业足球关注的二十二年中悄然发生着,而这二十二年恰巧是我在建业的司龄。蓦然驻足,今天的建业足球已经二十五岁了。

  我不禁想起自己第一次走进足球场看比赛时的情景。1997年,我刚刚加盟建业,记得那是一个山呼海啸、喜怒形于色、狂轰滥炸的主场,那一年也正好是徐根宝“谢天谢地谢人”的一年。建业足球,正经历至暗时刻,从一只脚踏进甲A到甲B的沉沦,进而降到乙级联赛,由此让我这个刚识足球的“伪球迷”顿时失去了对足球的信心。

  ● 1999年,集团为建业队重返甲B举行盛大庆功会

  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加入到反对建业继续养球队的行列,像每一个失望至极的反对者一样,吐槽比赛的公正性,吐槽球队不尽如人意的表现,吐槽养球队浪费的白花花银子等等。然而,我本就是个伪球迷,球赛还没有看懂,何况这个风云莫测的“球局”,而当时的建业足球又恰逢在这个复杂的“局”里, 那是一个让人愤怒的时刻,因为痛惜所以怒弃!

  养一支球队,定是要有气吞山河的勇气。一支球队一年要花五六个亿的经费,近年来,更是高达到每年十多个亿,这就意味着,澳门娱乐城,二十五年来,tt娱乐,建业对球队投入了一笔细算起来有点极恐的巨额资金。这对于一个中等规模的企业而言,无疑是一种巨大压力,更何况在这二十五年里,也不乏建业球队惨遭不测且陷入种种困境的灰暗时刻。

  身居其中,我经历着集团内不断有反对声音并不断潮起潮落的时期。那时,我无从揣测老胡在这样的时刻,是不是也会有血肉之躯扛不住重负想要脆弱一下的瞬间, 可是,每个关键时刻,他总是斩钉截铁地说:“足球队,必须养着!除非有其他企业愿意接手。”

  ● 2019年4月27日,河南建业2-1江苏苏宁易购。老胡赛后进入球场祝贺球队取得胜利

  对我而言,这简直就是一个中原主义者的偏执,作为一个纯粹的伪球迷是无法理解的。然而,因为这是建业足球,是自己的队伍,我竟也在无奈又期待的不断徘徊中,陪伴着建业足球坚忍图成了二十几年。

  现在想来,个中辛酸如此珍贵,他们就是一面旗帜,护旗手无论风吹雨打,始终守护着河南足球的至上堡垒。

  李健在歌词里写道:“只是因为在人群里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而我,这个伪球迷,只因当时多看了你一眼后,竟对你倾情二十二年。在这漫长的守护中,伪球迷慢慢成熟了,变成一个忠诚的老球迷。

  我曾看到,一位洛阳老球迷,花甲年岁,因为输了一场球,在人员几乎散去的体育赛场外,身披国旗,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抽泣;我曾看到,球队在比赛季,每一场都是全省球迷集聚赛场的狂欢节;我曾看到,早期的新乡赛场,全省高速上无论大巴、中巴还是小轿车,只要打着建业必胜旗帜,大呼小叫地吹着喇叭喊着口号,便可一路来回畅通无阻;我曾看到,在这二十几年的主场比赛中,河南各个地市赶来的球迷为一个共同的名字而团聚、庆祝、呐喊和流泪。我也曾看到,建业队几批退役的老球员几乎都成了俱乐部的各级球队教练、助教或员工,每每见到他们,心中总有油然而生的敬意与说不出的亲切感。

(责任编辑:admin)